always summer always alone

卖安利

恩格斯葛格:

推荐去看东方快车谋杀案的2010版。我认为是最应当现代人去看去思考的版本,虽则没有74版食物场景丰富(我是暴露了本性么),但是其讨论更加具有意义。


这一部开头的时候,地点在巴基斯坦,一群人对一个背叛丈夫的女人施以石刑。小说中的家庭女教师本想要阻止此事的发生,此时却只能站在投出石头的人群外围,最后默默离开。


从石刑开始描述这个版本,是因为东方快车谋杀案所阐述的,恰恰是另一场私刑——一个自封的陪审团对一个罪大恶极之徒的审判。


 


也就是说这个版本从一开始,就将关键点放在了对于私刑的讨论上。


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观念,从她的书中看来,是偏向朴素正义的——无人生还中对于无法实证的谋杀施以私刑、东方快车上对于钻程序正义空子逃脱的罪犯施以私刑——事实上,原著中的波洛颇有人情味儿的在发现事实后提供了两版事实,而波洛向警方提供的是第一种。


谋杀是错误的,任何逃脱谋杀惩罚的人都应当偿债——但是克里斯蒂的聪明之处在于,她所动以私刑惩处的罪犯,他们的罪行设定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都罪大恶极(这句更多的是针对无人生还);而实施私刑的人都无比清楚,就是这个人杀了被害人毁灭了生者。


 


一开始砸死妇女的私刑让每个观看者都心生同情;在我们所谓的文明世界,大家都认为通奸不用在法律层面上给予惩处,也就是说通奸不是犯罪,更不应该以极刑对待。


我们认为这是一群野蛮人对一个无辜的人进行的残忍屠戮。


 


此时东方快车谋杀案,跳脱原本精妙的推理过程,成为了这样一个故事。


一群正派君子对一个罪大恶极之徒的残忍屠戮。


当信仰虔诚的姑娘在昏黄的烛光中起身,面对愤怒的波洛道出“圣经里说,允许一个好人向一个罪人扔出第一块石头”这句话时,其实从残忍屠戮的角度讲,所谓列车上十二人的正义陪审团与砸死通奸妇女的暴民别无二致。


 


这个片子与我曾经思考相符合的一点,是我在有关私刑的辩论中想到的,即是私刑对于法制的破坏性。当时条件已经卡到非常的极端,Dexter,虽然我没看过这部剧;但是,也就是说私刑的实施者非常清楚罪大恶极之徒逃脱了惩罚,并且加了一条,私刑执行者严格按照法律标准量刑执行,是否应当允许这种私刑?


其实不论按照什么样的标准执行私刑,私刑跳脱不开的,就是“私”这个字。执行者自己作为熟悉案由的个体,去给予恶极之徒应有的惩罚,似乎看起来是合理并且正向促进公正的实现的;但是其本质却是让执行者自造为神,而这样一个好人扔出的第一块石头,只能让无罪之人自认自己也是好人,也有权利向自己认为的恶人投出石头。这样不是公正,终为一个人的正义,最后酿成混乱的悲剧。


 


但是其实为何仍旧有人站在私刑执行者的身后,是因为我们都从未受惩罚的有罪者那里感受到了威胁。


我们用以劝服自己的,“善恶终有报”,事实上也只能安慰我们,因为有时看起来,一切皆为尘缘。


 


最后波洛的故事,仍然是第一个版本,有人侵入了火车。


在每一个捅过坏人一刀的好人复杂的目光里,他转身离去。

评论

热度(18)

  1. always summer always alone恩格斯葛格 转载了此文字